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学 / 小说散文 / 正文
乡 音   
发布时间:2019-12-10   作者:杨琼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  繁华飘尽,红尘散落,好像只是一弹指顷,我们驻村的镇远县金堡镇溪头村这满眼烟霞,就措不及防地铺满了重重叠叠的绿。一夜的雨水,道路、山峦、田野、甚至于天空,都洗刷得一尘不染,焕然一新。漫步在蜿蜒的水泥路上,雨后的大地蒸腾出一阵阵泥土的味道,里面掺杂着一丝丝花瓣残留的清香,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沁人心脾。微风,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,一种莫名的惬意从心里涌来。可是,渐渐地,看着那散落一地并逐渐隐退残红,一时之间,竟然有一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与伤感袭上心头。

  “唧!唧!唧……唧哟唧……”

  路边的丛林里一阵阵脆生生的鸟鸣传来,悦耳动听,宛转悠扬。我情不自禁地寻声望去,用自己不太熟练的口哨学习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技术不过关?还是其中有什么秘密?刚刚还响彻在耳边娓娓动听的声音竟然停止了。静好一会儿,才又从另外一堆郁郁葱葱的草丛里远远地、试探性的传来。我不敢再次唐突,只是开始静静的聆听。不一会儿,五花八门的声音又从四周蔓延开来,不同频率的叫声,都是那么的清脆悦耳。

  “叽叽……喳喳……”

  “啁啾……啁啾……”

  “啭啭……”“嘤嘤……”

  宁心静听,这些声音并不是杂乱无章,有点像呼朋引伴,又好像在互相攀比。没来由的,勾起我儿时在农村老家生活那几年的美好的回忆,而那些脆生生的天籁之音,即刻把两旁遮天蔽日的山峦衬托得更加逾静,更加幽远。

  田边有位背着背篓的老婆婆看到我四处搜寻的模样,不解地问:“妹子是在找什么吗?”

  “老婆婆,咱们这里的鸟儿怎么这么多啊!这些鸟儿的叫声真是太特别了,它们应该都是有各自的意思吧!能不能请你给我讲讲?”我一边笑了笑,一边动手接过婆婆身上的背篓。

  老婆婆看着我这般讨好的样子,笑了笑也就自然的打开了她的话匣子聊开了。是的,原来这些山间的精灵还真是有自己的语言。它们不仅有自己特殊的叫唤声音,还有自己的不同意义。其中,在农村最为常见的就是贵贵阳(土话),也有人叫它阳雀,据说这是一种催促农民下地春耕的声音,每当一年之计在于春的季节,阳雀就从遥远的地方飞来:“贵贵阳,贵贵阳!”的叫着,仿若悠扬的笛声,十分悦耳,奏响了春的乐章,提醒着休息了一个严冬的人们,开始种庄稼了。种庄稼,在农村的俗语也叫种阳春。当然,相伴而来的还有滚滚的春雷声音,有一句俗语:“春雷一声吼,耕牛身上抖三抖”!听到这样的叫声,就表示要套上犁耙开始忙碌起来了。查了一些资料,阳雀是一种益鸟,喜欢吃一些害虫,在保护森林和田园方面功不可没,被称之为“森林卫士”,是国家二级保护鸟类。

  有一种叫大水雀的鸟,声音却有一丝丝凄凉的味道。相传,以前有一家有兄弟两人,哥哥经常去河边钓鱼,吃鱼的时候为了照顾弟弟,经常把鱼头留给自己,把鱼身子给了弟弟。隔壁不怀好意的人故意挑拨离间,偷偷摸摸告诉弟弟,说哥哥自己吃最好的鱼头,而把不好吃的鱼身子给了他。弟弟一听很不舒服,有一天,哥哥在河边钓鱼的时候,弟弟从后面悄悄搬来一块石头砸向哥哥的头部,把他推入滔滔洪流之中。杀害哥哥后,弟弟把鱼拿回家煮熟了一吃鱼头,才发现全部都是刺,根本没有什么肉。弟弟知道上当了,后悔了,便大哭起来,朝河边跑去找哥哥,口里一遍一遍地叫着: “哥喔!哥喔!”的声音。谁知道被鱼刺卡住喉咙死了,继而化为一只鸟,每当下雨涨水的时候,他就会低着身子,沿着浑浊的河水边飞行,口里叫着“哥喔!哥喔!”声音缠绵悱恻,让人听了有一种潸然泪下的伤情!

  杜鹃鸟,名字远远没有杜鹃花这么有名,在杜鹃花红透漫山遍野的时候,却有一种鸟儿在“子规,子规!”低低的哀鸣,这就是杜鹃鸟。相传,蜀国有一位皇帝,与皇后伉俪情深,但遭人迫害至死,灵魂化为一只杜鹃鸟,日日在皇后的后花园啼鸣哀嚎,落下一串串眼泪竟然是一滴滴鲜红的血水,染红了花园里的花朵,人们叫它杜鹃花。皇后听到鸟儿的哀鸣,知道是自己的丈夫,悲伤之下,日夜喊着丈夫的名字:“子规!子规!”郁郁而终。她的灵魂却化作杜鹃花开遍山野,与杜鹃鸟相栖相伴。杜鹃花又叫映山红,一场鸟与花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,一曲人间“杜鹃啼血,子规哀鸣”的不朽传奇就这样留存下来。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清晨听起来,竟然让我有一些心驰神往。

  那一声声悠扬的“布谷,布谷!”的布谷鸟,是在催促人们种阳春;轻快急促的“快栽包谷!快栽包谷!”想必是一种爽快而勤劳的鸟儿吧;红脑袋长尾巴的喜鹊 “叽叽!喳喳!”的吵闹,一贯是人们喜欢的声音; “早上起来把头梳,后檐斑鸠叫咕咕”的斑鸠,也来凑热闹来了;单调的“咄!咄!”的啄木鸟,也在忙忙碌碌履行自己树医生的职责;乖巧而会叫“哥哥!姐姐!”的画眉鸟开始撒娇;有漂亮的竹鸡 “你莫怪!你莫怪!”声音独具特色,让人听了忍俊不禁……

  当然,在这些声音当中,也有最不受到欢迎的声音,那恐怕要数乌鸦和猫头鹰了,它们除了毛色不好看,长相也非常恐怖,声音听起来也是让人毛骨悚然,乌鸦叫的是“呱呱!呱呱!”百姓传言,乌鸦是因为嗅觉特别灵敏,这样的叫声,是因为闻到了死人的味道。猫头鹰的声音却是凄厉而深邃,民间竟然还有说猫头鹰的叫声也叫报丧鸟,它不仅会叫,还会笑,因此有传言“不怕猫头鹰叫,只怕猫头鹰笑”,据说猫头鹰一笑,肯定也是要死人。(当然,这两种鸟的声音,是不会轻易让人听到的)

  听到老婆婆的介绍,我凝神静气地走在这样宁静的早晨,耳旁的鸟鸣声悠扬婉转,宛如一首首动人的歌曲。其实,不管它们代表的是什么意义,只要是有鸣叫的声音,给人间留下的便是生机勃勃,就是美好和希望。如同芸芸众生,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,每一个人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与自己命运相同的曲谱,悲、欢、离、合,生、离、死、别。不管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演绎自己的一生一世,生命绽放的都是从叶到花,都是精彩纷呈,都是璀璨夺目。人生之路,这样的理解,是不是一边在酝酿,一边在参悟呢!


我来说两句
评论内容:
验  证  码:
 
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评论列表
已有 0 条评论(查看更多评论)

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

投稿邮箱:zyjzz@126.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    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
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,均为镇远网-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