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学 / 小说散文 / 正文
神奇的镇远新老大桥
发布时间:2018-09-26   作者:刘 镛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内容提要: 桥是架在水上或空中以通行的建筑物,它是道路的组成部分。古代主要是木桥,石拱桥和竹索桥。据史料记载,3000多年前,中国的西周就有了木浮桥。至公元25年——220年的东汉时期,又出现了石拱桥,现存最早的石拱桥,当数赵州桥,又名安济桥,至现在也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。

   桥是架在水上或空中以通行的建筑物,它是道路的组成部分。古代主要是木桥,石拱桥和竹索桥。据史料记载,3000多年前,中国的西周就有了木浮桥。至公元25年——220年的东汉时期,又出现了石拱桥,现存最早的石拱桥,当数赵州桥,又名安济桥,至现在也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。

   山水一城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镇远,仅3.1平方公里的城区内,除有㵲阳河外,还有许多的小河流,所以导致镇远遍地都有桥的景观。在这些桥中,最有名气的古石桥有:老大桥、三多桥、迎仙桥、金沙桥(在西门,2017年道路改造时,重见天日仅一天,第二天就被毁掉,石拱桥跨度有3米左右,遗憾没有保护下来)、东门桥、松溪桥、太平桥、银孔桥、惠泉石拱桥和惠泉两拱桥等十余座。1949年以后,   为了适应不断繁荣的生产、生活的形势和人们交流频发的情况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陆续新建了新大桥、盘龙桥、㵲阳河大桥、青龙桥、镇江阁小拱桥、以及大菜园的风雨桥共六座,极大的改善了古城人民的生产、生活的需要。

   在这些众多的桥中,最具有影响力的是老大桥和新大桥两座姊妹桥。它们不但历史久远,而且还有许多传奇的故事。

   老大桥是明代洪武年间的1370年开始动工,历经342年的风雨,五次被洪水冲毁,五次重新修建,至清代的1722年雍正元年才正式完工,建成了现代世人所看见宏大、壮观、全国罕见的石拱桥。完工时恰逢康熙在位61年,于是将原定名“㵲溪桥”更名为“祝圣桥”。因历史久远,镇远人民又更喜欢叫它为“老大桥”。

   老大桥共有七孔,全长123.5米,宽7米,高13米。它是古城第一座沟通府、卫两城的石拱桥,出现了桥下“汉使浮差撑斗出”,桥面上“缅人骑象过桥来”的壮丽画面。清代末年,镇远知府江炳敖见老大桥区域风水好,便在桥中间建了一座“魁星阁”,并预言十年内要出状元。十年间,果然贵州出了两名状元。一个是青岩的赵以炯,另一个是麻江的夏同龢。

   1873年镇远提督苏之春,两次带着镇远籍的爱妻赵琴和镇远籍的将士,通过老大桥,开往广西田州平叛,维护了国家的安定团结;1884年,苏大帅携妻子赵琴同样率领镇远籍的子弟兵,从老大桥出发,奔扑广西镇南关,直抵越南,四战四捷,打败了法国军队。最后又同冯子材老将,一起大败法军,结束了历时三年的抗法战争,成为中国近代史中,第一个打败帝国主义的将军。

   1934年8月,中央红军九军团,经过三昼夜与国民党薛岳的先头部队吴奇伟部激战,胜利完成了掩护中央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西进的任务,在老大桥头阻击敌人的红七团指战员,才忍痛点燃了桥上的“魁星阁”。熊熊烈火帮助红军将国民党追兵阻挡在㵲阳河南岸。

   1937年,抗战暴发,数以万吨计的军需物资和成千上万的镇远子弟兵,告别古城的父老乡亲,雄纠纠,气昂昂的大踏步地通过老大桥,奔赴抗日前线,参加了“淞沪保卫战”、“长沙保卫战”、“常德保卫战”、“衡阳保卫战”和“湘西大会战”,直到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。

   1949年11月上旬,国民党为了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进贵阳,包围成都之敌,慌乱中,在桥上埋了几包炸药,把老大桥炸了两个比大簸箕大一点的洞,解放大军仍然踏着坚挺的、老大桥的脊梁,象滚滚洪流向西开进,没有止步。

   1950年,朝鲜战争暴发,刚刚获得解放的古城儿女,佩红戴绿急步从老大桥上通过,跨过㵲阳河,同全国人民一起打败了美帝国主义这条野心狼。

   从明代1530年创办紫阳书院始,到今天止,500年间数以万计的镇远学子,通过老大桥,往返府城至书院求学。学成后,有的走向更高的学府深造,从而涌现出翰林、进士、兵部郎中,总督等要职共26人之多;有的则走向社会,投身国家社会、经济变革之中,如乔运亨等6个同盟会员和周达文、秦光远、刘康侯等先锋战士;涌现出像向文清(党外知名人士)、舒万龄(捐一架飞机抗美援朝)、吴敦义(1958年发明插秧机)、龙正明(产粮大户)、余明镜(产粮大户)等被毛泽东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知名人士及劳动模范;验证了张三丰在铁溪龙潭写下的“五百年后,十八学士位三公”的预言。

   上述的胜利和成就,都有老大桥的功劳,所以我也愿叫它做“成功桥”。

   在数百年的风雨中,老大桥历经无数次洪水的冲击和战火的洗礼,为什么没有毁掉?反而迎着太阳欢庆新中国的诞生,迎接改革开放,继续为古城的生产、生活服务,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作贡献?用镇远人民赋予的美丽传说来诠释颇有意义:

   张三丰云游来到镇远,用中元洞里的仙人磨,磨了一夜的豆腐,放入老大桥的七个基坑里,然后对着豆腐吹了一口仙气,豆腐竟然变成了巨大基石,稳稳当当的躺在基坑里;然后到十里外的铁溪大山谷里,用赶山鞭赶来无数的大青石彻桥;又从百米倒斗的山头上,拔出七颗女娲补天时,遗漏下来的石头作契石,使桥身合拢;张三丰见㵲阳河里的妖龙在兴风作浪,不时的威胁老大桥的安全,就从镇远青溪挖来铁矿石,在中元洞炼丹炉台冶炼了七七四十九天,铸造了七把宝剑,一口仙气吹去,七把宝剑象箭一样,向七个桥孔的中间飞去,并牢牢地钉死在七个桥孔中间(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中,被红卫兵毁掉),制服了妖龙,老大桥安安稳稳地耸立在美丽的㵲阳河上;秋天入夜,张三丰来老大桥乘凉,有蚊虫乱飞,张三丰用莆扇轻轻地扇了几下,把蚊虫扇到四牌以远的地方去了……。

这些故事,在古城人民心中,早已扎下了根,广为流传,它强有力地说明了老大桥是古城人们心目中的一座丰碑;说明做任何事都会有困难,只要认真对待,坚持下去,相信办法总是比困难多,一切困难都会克服,都会成功。

   除了老大桥外,还有一座桥,即新大桥,虽然时间不如老大桥久远,但也给古城人民留下了辛酸,滑稽、奇特和幸福的回忆。

   清朝即将结束的1919年,镇远知事覃梦松,邀约达官贵人和乡坤,开始议论在古城区内再建一座象样的石拱桥,还讨论了组织机构和筹资办法。因此差事是肥差,有头有脸的人物竞相争夺其位,加上连年兵慌马乱,民不聊生,随着清王朝的寿终正寝,修桥之事只好作罢。

   1943年2月,民国的刘时范专员重提此事,后因抗战胜利,刘专员调任黑龙江民政厅任厅长之职,此事就又搁下了。

   1946年11月,正值镇远专员范埏生就任专员一周年,又是他四十大寿。在宴席上,时任贵州省政府秘书长的吴道安,出于对家乡的热爱,关心家乡建设,又提出在古城路面最高处建一石拱桥之事。因是镇远县境内的事,就推范埏生为主任委员,镇远县长沈麟书和正副参议长聂友兰和周希熙为副主任;谢协成,张九皋、黄再之、蔡仲苏等人为委员。定桥名时,专员范埏生竟想命名为“埏生桥”,遭到众人的反对,就改名为“第二石桥”。1948年,正值蒋介石六十大寿,时任镇独师司令周中礼,为了讨好蒋介石,而提议改名为“介寿桥”。

   因是给蒋介石祝寿的桥,民国省政府才拨款55亿法币,国民党元老何应钦之弟何辑五,以建设厅厅长的名义调派抽水机一台和一些工程技术员到镇远,新大桥才算正式动工。

   为了弥补建桥经费的不足,“镇远县介寿桥建筑委员会”,向社会基层发出了上千本募捐簿,仅城关8个保,就筹到700万法币。同时在全县范围内,开设各种“桥捐”,合计共征收680万元法币。其中还包括对酱园厂舒万龄的错误罚款48万法币(折合大洋4万元)和7926个岩盐,因当时政府腐败,贪官太多,经常拖欠工人工资,严重影响工程进度。到新中国诞生的那一年的1949年11月,大桥仍有7至8孔未能完工。1950年,新生的镇远县人民政府,在百废待兴的情况下,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工兵部队一起努力奋斗,不花百姓的一分钱,仅两个月,就把新大桥修通,并把此桥命名为“新大桥”,以祝贺祖国的新生。

   新大桥全长109米,宽7米,高10余米,共有8拱,每拱跨度10米,它是古城第二座跨过㵲阳河的石拱桥。随着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的到来,古城的生产、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对新大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为了改善古城人民的安全过桥问题,四十年后的1989年政府出资,在不影响第二天古城的生产、生活的前提下,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工作,一个晚上,在桥的两边各加宽2米,作为人行专用通道。因古城经济的发展和人流的巨增,政府虽在新老大桥的上下游又先后修建盘龙桥、㵲阳河大桥、风雨桥和青龙桥,仍然跟不上古城旅游事业的发展。2017年,同样不让人民出一文钱,对新大桥又进行了全面改造,对两边的行人通道又各加宽了1米,极大的改善了古城人民的通行和成千上万的游客驻足观光、拍照的需要。

   新大桥从1950年建成起至1986年间,在古城人民的记忆中,留下了几起令人胆颤心惊的记忆,那就是坠桥事件。奇特的是这些人中除两人致残外,其余都无大碍,都活得很有幸福指数。

   1986年一位乳名叫金祥的驾驶员,开车无意撞断桥拦,掉下二、三孔的河沙滩上,摔断了腰和腿,瘫痪了三十年,于前几年才去逝;离这次事故不久的同年,一天清晨,水泥厂的女职工彭桂清,骑自行车上班,因雾大,前后有车,左边又有一行人(那时没有行人通道),为了顾及他人的安全,车龙头稍向右打,不慎正好从撞断扶拦处连人带车一同掉下桥去。有幸的是头部被沙滩上的两个大石头卡住,没有直接撞击大脑。送至医院住了一个月的院,痊愈出院上班,直至前两年正常退休,现在凯里同丈夫一起照看孙子;上世纪50年代一个夏天,上四牌不过十岁的杨承宗,因天气太热,吃过晚饭后,一个人跑到新大桥七八孔之间,坐在扶拦上乘凉,没多久,瞌觉上来,身体一偏,就掉至水里(那时水不深)。但不会水的他,被水惊醒,自己乱刨乱蹬上了米码头。听到信后的家人急忙跑到桥头一看,只见杨承宗吓得惊惊颤颤地在河边哭。今年七十有余的他,同妻子从凯里教育战线上退下来,在贵阳照看孙子;在这件事之前的一个冬天,家住三牌的袁久森,因上学的时间晚了,干脆就逃学在新大桥玩耍,一会桥面,一会爬到扶拦上,伸出双臂小跑,一不留神就从二孔、三孔之间摔下桥下的沙滩上。家人急忙赶至,又是摇又是掐,不知是谁的主意端来一碗童子尿,灌下去,人醒了,急忙送至医院,住了几天院就出来继续上学。长大后,他在黔东南州电影院工作,退休后夫妻俩人跟随事业有成的儿子至重庆市养老和照看孙子。七十有五的他,喜爱诗词和书法创作,出于对家乡的热爱,用饱满的情怀,写下了许许多歌颂阔别几十年的家乡。《镇远报》及其它刊物,都有他的作品刊登,2015年还出版了《三木诗选》集,可以说他是贵州诗歌界、书法界具有影响的知名人士。

   除了上述讲的几个外,还有一个家住联合街,小名叫杨毛的,因爱喝酒,曾两次从新大桥掉下㵲阳河;还有一个姓任的,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从桥上掉下去,在沙滩上昏死过去好久,才被人发现,但已致残。此两人同上面提到的几人一样,奇迹般活了下来。

   新大桥的落成不仅造成了几起令人发怵的坠桥事件外,更多的是给古城的青少年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和勇敢的磨砺。

   天寒地冻的冬天,新大桥桥面,经过一夜的毛风细雨,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,过桥人不小心都会摔跤。到卫城附小读三年级的我,掂着火笼(烤手脚用的工具),小心翼翼地走,一不留神摔了跤,把火笼打翻,火碳子把衣物点燃。吓得我翻身起来就朝前跑,火借风势,衣物燃起火焰。一大人见状,急忙过来帮我把火才扑灭。

   新大桥的桥礅将美丽的㵲阳河划分成7段(因1孔无水),水的深度从2孔依次到8孔,不断的加深和湍急,第2孔的水仅没过脚背,6、7孔8孔超过人头,有1米或2米多的深度,而且波浪汹涌。读一年级时,放了学,几个要好的同学或街坊好友相约到2孔踩水做玩,不多久就背着父母,光着屁股扑进三孔,头手放在岸上,脚伸进水中,两脚上下弹水,比试谁的浪花弹得高。二年级就跳进四孔,学“狗刨式”。虽然没少吃父母的“笋子炒肉”(父母用细竹条抽打),仍然阻挡不了儿童和青少年对㵲阳河的亲爱。冬去春来,夏日又炎炎。同学们又相约到新大桥下,在“前拍拍,后拍拍,娃娃洗澡没着嘿”的童谣声中,穿着小裤衩,从四孔到五孔。这时游泳姿式也多了几招,什么蛙式,自由式、仰泳和踩水。那时我们十分敬畏七、八孔,更羡慕比我们大的青壮年敢于在七、八孔间自由穿梭。到了五、六年级时,胆子更大,在同学们“你敢不敢放八孔的”相互激励下,开始壮着胆子向水流更急更深的七、八孔进军。虽吃过几口水,大家仍争先恐后的向七孔、八孔游去。久而久之,大家都喜欢上七、八孔的大浪,我和有的人还学会了随着旋涡旋到河床底,然后从另一处浮出水面。每次游完心里就升起一番成就感。快到吃晚饭时,大家才找两根小木棍,把小裤衩撑开,像提灯笼一样,拿在手上,像获胜的勇士一样,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很是惬意。进了家门,父母不再抽打,只是再三叮嘱不要到水深浪急的地方去。

   渐渐的人长大了,胆子也壮了,为后来我当兵服役,武装泅渡江河,抢救战友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   1964年,正好赶上全军军事大比武,那时正年轻,我随师医院同师部一起在罗湾河驻训,期间院领导见我的水性还可以,就分配我在强渡乌江时负责保护师医院的少校晏协理员(北方来的老干部)。上等兵军衔的我就用背包带把协理员用的橡皮圈捆好,另一头就拴在我的背包上。来到乌江边,见一班长身材矮小,我上前把他的铁把冲锋枪夺过来,放在我的背包药箱上,协理员就趴在橡皮圈上,我们一起成功地渡过了乌江。

   1973年夏天,我奉师政治部直政科之命,同侦察连连长、指导员带师侦察连,到金沙江搞武装泅渡训练。一个四川籍姓蒋的战士,不小心游进了漩涡,一浮一沉地在挣扎着,我见情况不妙,急忙游到他的身边,伸出一支手抓住他伸过来的手,用力地将他拽出了旋涡。

   事后回想起这两件事,从内心里十分感谢㵲阳河、感激新大桥七、八孔对我的磨砺。通过新大桥水域磨练出来的、像我一样的人不知到有多少,更惊喜的是它还培养出了,无数州、省、国家级的游泳健儿,和在世界级的比赛中勇夺冠军的尹桥红、杨爱莲等。

   随着时代的变迁,在老大桥的下游建造了一座东峡电站,新大桥脚的水位上升到五米左右。虽然没有了原来逐次加深的水面和湍急的波浪,却给喜爱跳水运动的年轻人提供了跳水的好去处。每年夏天都有一些勇敢的十四、十五岁的年轻人,一个接一个的站在新大桥七孔、八孔之间的栏杆上往下跳,其景十分壮观,吸引不少游人驻足观看和拍照。我看见后十分高兴,心里在想,无所畏惧的镇远青年人,正一代又一代的成长,他们比我们这些老去的人更坚强,更勇敢、更智慧,将来他们一定会对社会作出更大、更多的贡献。

   古城镇远的新老大桥,是姊妹桥,不仅历史久远,还有许多相同之处。姊妹桥见证了古城的变迁和发展,给我们后人留下了许许多多奇特、幸福的回忆,更是为国家的变革和经济建设作出了许多贡献。我们深信一百年之内,姊妹桥一定会随着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梦的实现,会给古城人民留下更多、更好、更美的传奇。古城镇远人,应该记住它,爱护它,保护它,让它俩在历史的进程中更加辉煌。

 


我来说两句
评论内容:
验  证  码:
 
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)
评论列表
已有 0 条评论(查看更多评论)

中共镇远县委宣传部主办网站

投稿邮箱:zyjzz@126.com 黔ICP备17001301号      贵公网安备 52262502000109号
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,均为镇远网-镇远新闻网 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